柳白鹭和温暖暖小学就同学了,一路到初中高中都在一起。

她一直觉得温迟瑾都是她看着长大的,温迟瑾奶团子时候,也屁颠屁颠的跟在姐姐们身后跑。

柳白鹭和温暖暖亲如姐妹,自然也是拿温迟瑾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的,小时候温迟瑾追在她们身后摔了碰的,她和温暖暖也是这样吹吹糊弄他的。

柳白鹭呼呼两下,还要再吹,后颈却被人拎着,整个人被扯着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撞进了池白墨的怀里。

柳白鹭抬头,瞪向池白墨,男人冷笑了声。

“这么能耐,看来你是想在这里过夜了。”

池白墨低声说完松开她,转身就要走人。

柳白鹭当然不想在警局里过夜,说不定一会儿还得被媒体围观。

池白墨来都来了,她丢脸也丢过了,该抱大腿时不抱是会遭天谴的。

见他真恼了,要走人,柳白鹭立刻急了也慌了,她下意识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阻拦了他离开的脚步。

池白墨回过头,“放开!”

他声音冷淡,仿若厌弃,那边,楚恬恬几人发出了几声明显的嗤笑声。

本来看到池白墨突然过来,她们认出了人还有些紧张,可是现在看,池白墨好像也没将柳白鹭当回事嘛。

尤其是封琳琳,本来难看的脸色瞬间好了不少,她迈步就走了过来,红着眼睛就去拉池白墨的另一只手臂。

“白墨哥哥,你看看我的脸都被这个女人给打肿了,呜呜,今天可是恬恬给我接风洗尘的日子,她带人来砸场子算怎么回事?”

封琳琳睫毛扇动,一行泪顺着微微红肿的小脸往下坠,挂在了尖巧的下巴上,欲落不落的格外楚楚可怜。

柳白鹭看着封琳琳,满脸的震惊。

同样做为女人,她可太懂封琳琳这样的妖艳贱货了,这表情这撒娇哭诉的语气,还有这个满眼委屈隐含期待和依靠的眼神,这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楚恬恬嘛。

好家伙,封励宴这个妹妹原来喜欢的人是池白墨吗?

这什么眼光啊!喜欢一只男狐狸。

柳白鹭震惊的同时,却也生出了几分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还想当着她的面染指的不爽和愤怒来。

她顿时来了精神,什么都顾不得了,没等封琳琳碰上池白墨的手臂就挥手一把推开了封琳琳。

封琳琳完全没料到柳白鹭会突然动手,直接往后踉跄了两步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整个人都跌懵了。

“琳琳!警察叔叔,她在警局都敢动手打人,你们不管管吗?”

楚恬恬冲上前,蹲下来去扶封琳琳,又大声的嚷嚷起来。

封琳琳脸色涨红,只觉丢脸的很,顿时扑在楚恬恬的身上,配合的呜呜哭了起来。

柳白鹭,“……”

她也没想到封琳琳这么不经推啊,搞得她跟什么大力女一样,也很尴尬的。

眼看着旁边警察还真过来了,柳白鹭缩回手,扶着额,一副头晕虚弱的模样,“啊,突然好晕啊!”

她说着,身子一晃直接往池白墨的怀里栽。

没办法了,今天这个场子她自己已经撑不住了,要是池白墨不管她,她还不得被关在警局里教育个几天?

她自己就算了,还得连累小瑾弟弟。

见此,楚恬恬讽刺的冷笑了声,她对池白墨也算熟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