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莲教,要死灰复燃了吗?

历来中原王朝信奉的都是儒释道三教,而且从根子上说,在价值观和形态上,三教合一。

白莲教起于唐,宋时被打为异教。因为它和传统三教不同,它经义太具有蛊惑性,鼓吹今生效命于佛前,死后登极乐世界造福子孙等。且简单明了又与传统经义不同,推行在家出家修来世功德,隐蔽性极强。

而且最不能让朝廷忍受的,是白莲教教徒之间的结社。教徒之中人人都以兄弟姐妹相称,人数动辄高达十几万人。

且,敌对官府。聚众闹事,对抗朝廷。一旦其首领心怀异志,后果不堪设想。

宋时为异端,到了元代。来自草原的蒙古人笃信佛教的同时,也对其他神仙抱以最虔诚的敬畏。所以大元一朝,各路神仙漫天飞舞。

白莲教在元代高速的发展壮大,而且由于大元民生艰难,统治者横征暴敛激起民愤,白莲教更成了许多贫苦百姓的精神寄托。

到了元末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又加上天灾人祸的时候,白莲教又吸取了宋代兴盛的明教的教义,达到了鼎盛。

严格说起来,大明王朝能够建立,也是托了几分白莲教的福。

蒙元末年天下烽烟四起,白莲教率先起事。北有刘福通杜遵宪,黄河一只眼挑动天下反。十数万民夫工匠在黄河边起事,迅速席卷河南。

并且这一支武装力量,多次击败前来围剿的元军。甚至打得当时蒙元丞相脱脱的亲弟帖木儿三十万精锐抱头鼠窜,势力空前壮大有数州之地。

更是在逢迎白莲教主韩山童之子韩林儿为帝,建都亳州,国号大宋。

这一支被称为北方红巾军,建国之后北方红巾军之中,关先生大刀熬李喜喜等人绕路太上山,一把火烧了大元上都,并且攻入高丽。另一路李武崔德的人攻破潼关,驻兵陕西。

而同时同样隶属于北方红巾军阵营的毛贵,从山东开始北伐,距离元大都最近的时候,只有数百里。

这是何等的声势?可以说北方红巾军仅凭着一己之力就搅乱了大元的半壁江山。

而那时的老爷子也隶属于北方红巾,不但隶属且是根正苗红。因为他是淮西红巾军的领袖郭子兴,起兵之后即受到刘福通等人的直接领导。

北有刘福通,南有彭和尚。

彭莹玉鼓励门徒湖北麻城人邹普胜在蕲州起兵,和北方红巾军遥相呼应。扶持徐辉祖称帝,迅速的席卷南方,攻克湖广江西,甚至一度攻破杭州。

老爷子的宿敌陈友谅,就是出身于南方红巾。

当时正是因为一南一北两处战场,使得元朝抽调了长江中下游的许多精锐部队作战。所以当那边杀的天昏地暗的时候,老爷子的人马才有机会猥琐发育。

可以这么说,老爷子是出身白莲教创立的红巾军,深知白莲教的危害。所以队伍壮大之后,就开始肃清军中白莲教的影响力,等建国之后更是大开杀戒。

凡教徒,一个不留!

大明开国三十年,本以为白莲教早就死透了,却没想到依旧要死灰复燃。

~~~

乐志斋中,气氛有些凝重。

刑部尚书夏恕,侍郎暴昭等人面有土色。边上徐辉祖带着五军都督府一众将领,还有兵部尚书茹瑺也是一脸惊骇。

“臣有罪!”夏恕额上见汗,俯身道,“刑部竟没能能审出来抢劫扬州驿的强人,是白莲教余孽!”

朱允熥背对着他们,看着窗外,脸若寒冰一言不发。

“皇上,臣以为此事不可小觑。当务之急是马上发下海捕文书,并且告知各地官府,有杀错没放过!”暴昭本就是面目狰狞之人,此刻一说话更是满脸杀气,“务必要捉拿田九成等人到京!”

“皇上!”都察御史严震直也开口道,“臣自请去陕西,督办此案!”

所有人都知道白莲教的危害,在那些蛊惑人心的教义洗脑之下。哪怕只有一个县城,闹出了乱子,都是十数万人的生死大事。更何况白莲教的一贯伎俩,是数地同时发动,防不胜防。

“朕担心的还有一方面!”朱允熥缓缓回身,目光扫过来,都军都督府还有兵部的人齐齐跪下,“白莲教,怎么会在军中传播?”说着,语气变得极其严厉,“洪武二十五年的逃兵案,到现在才水落石出,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臣等万死!”徐辉祖忙道。

其实这对他而言也是无妄之灾,洪武二十五年他还未掌握督军府。再说边军生活清苦环境恶劣且朝不保夕,军中之人信奉各种神仙的也大有人在,这种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对于军人来说精神上不能没有寄托。

(写到这里想到一个趣事,清代八旗军把岳王庙关帝庙一路从黑龙江修到了中亚哈萨克,还有西域等地)

“以前的事,朕若追究你们,你们心中不服!”朱允熥开口道,“但从现在开始,下令各卫所各边军指挥使,乃至各个行省都司,严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