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婉深吸一口气,用力的按压着心口。

“我就知道告诉你后会是这个结果,所以,我一直瞒着你,从来不敢告诉你。”

“妈,我答应你,不管什么时候,我一定会以安全为主,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但既然爸因为这事而死,我就更要查清楚,这是我的使命。”

看着他戴上头盔,渐行渐远的身影,沐婉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拦不住了。

周锦回来时,周羡南正走到楼梯间。

两人是在楼梯上遇见的。

见到他,周锦直接走上去抱住他。

分开时,她声音格外低:“周羡南,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干什么,我从来都是无条件的支持你,但我只有一个要求,活着回来。”

“不许丢下我们。”

“谢谢你,姐。”周羡南脸上绽开一抹会心的笑容。

一直到他的身影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大门口的时候。

周锦才凝住脸上的笑容,然后伸手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

她没有阻止。

因为她知道就算阻止也没有用。

转过身时,她看见了站在二楼栏杆处一直眺望着的妈妈。

“妈……”

喊了一声,她赶紧跑上去。

然后扶着沐婉进了房间。

沐婉见到她,也不说话,只一个劲的流着眼泪。

“妈,你放心吧,陆见深带了很多人,各个都是高手,他们这次应该比较安全。”

沐婉还是抹着泪:“那以后呢?照他的性子,以后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锦儿,我这个当妈的害了他啊,我不该告诉他的。”

“妈,这不怪你,他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就算你不告诉他,他也会想尽办法从别人嘴里知道的。”

周羡南去了冯韬家里。

见到冯韬,他的表情十分认真,严肃。

冯韬见他一身正式的装扮,忍不住问:“要出任务了?”

周羡南点头:“不过在出任务前还有些事想和冯叔说说,冯叔,我们去您书房说吧。”

“好。”

时间紧急。

到了书房,周羡南也没有迂回,直接开口。

“冯叔,您还记得我上次向你打听的那个叫周枫的人吗?”

“记得啊。”冯韬点头:“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冯叔当时也劝你,既然人已经死了,就没有什么好查的了。”

“不。”周羡南坚毅的眸子却认真的看向他:“冯叔,他可能根本就没有死。”

“汽车爆炸没错,他的死亡资料也没错,可若是这些都是假的,他被人从那场是事故里救了出来,而且改名换姓,以另一种面孔活在这个世上呢?”

冯韬不可置信的看向他摇头:“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这么多重要的资料,几乎不可能造假,你说的这些谈何容易?”

周羡南也点头:“起初,我也觉得这不可能,可是后来我想通了,难并不代表没有人可以做到。”

“若是当年有像和冯叔一样处于高位的人做掩护,这一切就都可以。”

“冯叔,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您呢?我知道周枫当年是去做卧底了,后来身份暴露,差点被迫害,上面的人为了保护他,所以安排了一场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