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尖叫声一起,差点没把叶青云吓得直接淹死在澡盆里。

叶青云猛然一转头。

就看见一道黑影刷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他都没看清楚那黑影是什么东西。

咣当!

慧空从门外冲了进来。

他也听到了刚才的尖叫声,虽然知道叶青云在洗澡,但心中担忧之下,还是直接冲进来了。

“圣子,出什么事了?”

慧空赶忙问道。

叶青云此刻还光溜溜的,见慧空直直的盯着自己,赶紧把布围住了自己的紧要之处。

虽然慧空是男的,但被一个和尚盯着看,还是让叶青云觉得十分怪异。

ps://vpkanshu

“慧空,你有没有看见刚才有一只大黑耗子闪过去了?”

叶青云有些惊魂未定的问道。

大黑耗子?

慧空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四下环顾。

没看见什么大黑耗子。

“圣子,刚才那叫声是你发出来的吗?”

慧空问道。

“肯定不是啊,我正洗澡呢,都被吓了一跳!”

叶青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阿弥陀佛,此事着实古怪。”

慧空一脸困惑,转身出去了。

“你他妈把门给我带上啊。”

“哦哦。”

慧空赶紧过来又把门给关上了。

与此同时。

一道倩影从神工城内落荒而逃。

一路逃出去有好几百里地。

才算是停了下来。

此人自然是不小心看见了叶大公子沐浴的镇岳剑尊。

镇岳剑尊站在一处孤峰上,脸颊通红,呼吸急促。

神情恍惚。

看起来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

她的眼前,仿佛还闪烁着刚才自己所见的那一幕。

那木桶里光溜溜的男人。

以及那不可描述的玩意。

让镇岳剑尊只觉得天旋地转。

镇岳剑尊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滚烫!

不仅是脸。

身上也是一阵阵的发热。

“我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见到一个男人洗澡吗?”

“我的身体为何会这般燥热?”

镇岳剑尊不知所措。

她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贝齿轻咬嘴唇。

眼神也有些迷离起来。

“莫非是那人对我施展了什么秘法?”

镇岳剑尊心头慌乱。

赶紧盘膝坐下。

运转自身心法。

靠着心法流转,镇岳剑尊的心绪总算是稍稍平静了一些。

身体的异样也开始有所好转。

镇岳剑尊稍稍松了口气。

她不敢想象。

若是自己刚才继续那样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

镇岳剑尊从没见过男人的身子。

她虽然是中原剑道的巅峰强者,位列剑尊,练剑数千载。

可也正因为如此,镇岳剑尊心中只有剑道,而没有其他任何的杂念。

结果今日。

镇岳剑尊看见了洗澡的叶青云。

从上到下。

该看的不该看的。

全部都看了个遍。

重点部位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让在男女之事方面如同一张白纸的镇岳剑尊,顿时就破防了。

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慌乱过。

就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当场挖出来,然后丢在地上狠狠踩上两脚。

可惜。

就算把眼珠子挖了,到了她这般修为,下一刻就会又长出来。

完全没用。

除非是直接破坏魂魄之中的记忆。

才有可能忘掉刚才的那一幕。

可那样的话,很可能会对魂魄造成伤害。

“气死我了!”

镇岳剑尊玉手紧握,脸上满是怒容。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愤怒。

明明是自己去偷看了人家洗澡。

结果生气的人还是自己。

“他一定是故意的!”

镇岳剑尊暗暗推测。

到了他们这等修为,早就不需要洗澡这种事情了。

灵气运转之下,身上纤尘不染。

哪里需要洗澡?

那叶青云能够让三绝神剑认主,修为必然不会弱到哪里去。

可这家伙。

却偏偏还在大白天洗澡。

洗澡就算了。

嘴里还哼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调子。

分明就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

镇岳剑尊的心态又要绷不住了。

脸颊又开始泛红。

赶忙又运转心法。

半晌之后。

镇岳剑尊彻底恢复了正常。

她长舒一口气。

此刻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黑色衣裙都浸湿了。

镇岳剑尊一阵失神。

我刚才出了这么多汗吗?

尤其是腿上。

湿漉漉的一片。

镇岳剑尊赶紧运转灵气,顷刻间蒸发了身上的汗水。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要再去一次!”

镇岳剑尊不是一个轻言放弃之人。

虽然刚才出了点岔子。

但她不会就这么放弃金锋剑。

就算金锋剑落到了别人手里,她也要尽可能的去争取一下。

当下。

镇岳剑尊再度前往神工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