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老爷子年纪大了,宁暖暖便不时给他主动诊脉。

“爷爷,最近天气虽然开始暖和起来,但是你的身子骨不适合一下子减少太多。”宁暖暖将手指从薄老爷子的手腕上移开,笑着叮嘱道,“我给你开一些药方,平时坚持服用,对您的身体能起到延年益寿的作用。”

“暖暖丫头,真是太麻烦你!”

“举手之劳。”宁暖暖莞尔道,“爷爷,您无需老是把谢字挂在嘴上。”

薄老爷子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澄澈的茶汤,感慨道:“我现在午夜梦回时,想到自己曾那么笃定宁云嫣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就觉得自己实在是老糊涂。不过好在……

一切为时未晚,兜兜转转之间,还是拨乱反正了!我还是弄清楚自己的救命恩人到底是谁,没再进一步酿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来!”

“爷爷,过去的一切都让她过去吧。”宁暖暖由衷道,“现在,我拥有语枫语杉小熠小烯一一五个孩子,我真的很知足也很满足。”

“你啊你…你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却是比我这把老骨头都想得通透。”

薄老爷子满眼欣赏地望着宁暖暖,这小丫头真的是越深入了解,越能体会到她的难得之处。

她能是薄时衍的妻子,是语枫他们的妈咪,这真的是薄家的一大幸事。

薄时礼离开别院后,心烦意乱地去了趟本家。

但是到了本家后,薄时礼见到宁暖暖,不由重重一怔,脱口而出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薄老爷子放下手中的茶盏,吹胡子瞪眼道:“时礼,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她怎么会在这里?我欢迎暖暖都来不及了,你这是要当我的面,赶她走不成?”

“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薄时礼眸色复杂地望向宁暖暖,“我只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暖暖。”

刚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