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齐齐望向一心大师,一心大师惊魂甫定捧着已经冷却的茶看着他们。

“迦叶寺是有地道,也是以前那帮罪犯挖的……可是已经失修多年,好久没人钻过了。”

赵旭气得跺脚,“哎呀,您怎么不早说!”

一心大师一脸无辜,“你们也没问呐。”

耳边还是三牛的骂骂咧咧,喻晋文板着脸对着话筒道:“你为什么不把宋西直接打死?”

三牛那一枪是打在宋西的肩膀上,没有打到她的心脏。

以他的枪法,不可能打得那么偏。

“没说要打死啊……上面给的命令是活捉,不是说要拉长线钓大鱼,活捉宋西,好引出肖恩吗?”三牛还在地道里飞速地跑着,边跑边喘着粗气说着话,紧跟着又是几声枪响,“艹!”

喻晋文脸色阴得厉害,要是他还在役,手里有家伙,才不管上司的命令,一定一枪给宋西毙了!

可军令如山,若是不顾命令擅自开枪打死了人,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通话器里还在传输着命令,“谨慎开枪,要抓活的!”

喻晋文和南颂蓦地抬头,两个人的脸色都是阴沉一片,倏然扭头看向赵旭。

南颂无声动着嘴型:这是谁?

赵旭也无声回答:孙处。

南颂和喻晋文同时动了动唇,两个人都在无声地骂着脏话:他娘的,瞎搅和。

南颂干脆拔掉了耳机和通话器,问一心大师,“大师,地下通道的地图有吗?”

一心大师想了想,白眉一挑,“还真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